故乡情结

时间:2019年03月28日信息来源:本站原创 点击: 【字体:

元氏县第一中学  1712班  冯悦珉

故乡情结

一、中秋之乡
    余秋雨先生的《文化苦旅》写出了一代人的心结。这中秋,也是多少人的情结吧。
    今年,该是我第五个年头在学校过中秋。而中秋前夕,可以回家小憩一次,便以此当做慰藉了。
    回乡前夕,在床榻上思不能寐。现在的我,就像是浅滩上搁浅的鱼,翻腾起承载中秋家乡种种的浪花,心中难免有一丝莫名的悲凉。
    孩提时的十五晚上,院落里会摆起供桌与贡品,点上烧纸,向月亮娘娘上供儿。急不可耐的我们,慌乱磕几个头。眼巴巴看着红烛的火,一点点送走化为烟与光的烛身。瞳仁也会跃动、放大、加深。在火烛奄息的最后一刻,便捧起供果与月饼,靠着叶已渐染秋色的柿子树,大快朵颐。
    每当提及过往,记忆如潮水,将我迅猛包围……
    想着,不觉有了睡意,可我依旧支撑着眼皮。我想,如果现在有酒的话,一定要敬此时的月光和树影,敬自己,也敬乡结。那么,醉了我的,是酒意还是乡思?

二、苦旅之乡
    下午回乡途中,一路贴地,步行向东。许多车子,载着同学们越过我。它们就像奔涌的黄河水,而我则是浪底的沙砾。他们的目的地,一定和我一样,正涌向故乡的中秋,抑或,中秋的故乡。
    中秋是等不到了,所以我选择后者。想要像秋雨先生一样,也完成一次“苦旅”。寻觅一种泡着辛酸的心情,贴地而行。让风把我灌醉,落叶直指脉管。审视自己,不留余地,只为了一段故事。
    照旧俗,每逢初一、十五要理头。老人们认为“圆满”。向家里打声招呼,便向西而去。理发店不远,我可以走得慢了(其实是步行回家走得快,累了)用感慨的眼光与情怀,看着周围,其他学校放学的学生、夕荫下的修鞋师傅,以及牛肉面店开锅的蒸汽。
    唯一较有意思的,是店里排队的妇女笑骂打趣,谁说着谁家,远方要回归的人儿。
    店门是开的。黑发一寸寸落下,像是打开了门户,在与深秋的凉意握手忽而想到,古人把愁说成是“剪不断,理还乱”,在这里形容乡愁,倒也有一番深意。
    夕阳终归是走了罢,西边残余的黛紫色,接连着灰黑的云影吗,这里会是明日边缘吗?呜,委屈的肚子告诉我,该吃饭了。
    日子,一天又一天流走。把我们六口人,聚集又抛洒。那“回锅肉”还是“肉”吗?
    答案是肯定的。不过,肉味里多了一点咸度,少了清汤;多了一丝辛酸,少了菜香。我知道,掺进了“日子”,这些沉淀,会愈来愈浓,这才是惹人的乡愁。

三、心灵之乡
    深夜无眠。昨晚仰卧床榻,思绪绵绵,故乡过去的人和事,全部塞满,纠成一个结。今夜,深夜孤灯,浮想翩翩,每次默然求思后的体悟,磨砺成一把刀。刀和结的故事,永远是一场没有胜利的战争。刀斩结,结缚刀;刀再斩,结再缚……
    又是月光和树影,但她们驳杂而有深意。秋雨先生的苦旅可以终止,可一代人的心结却无法终结。父辈们留下了乡结,我们解开又挽上新结,等我们的下一代在变迁中,寻求新的乡结,言传身教,周而复始。
    其实,我们每个人手里都握着一粒种子。一出生,就种下,成了我们的牵挂。他们生根、发芽,过春经秋,又老根盘虬。
    枝蔓生长,交攀成团。这团是情结,那所在,就是故乡。
(作者:佚名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