橘妹儿还乡

时间:2019年03月28日信息来源:本站原创 点击: 【字体:

元氏县第一中学      1816班     武晓婷
 
橘妹儿还乡
 
    太远了,故乡离城里实在是太远了。
    橘英在很小的时候就随着姑姑、姑父到城里去上学。那是她第一次离开村子,离开院子里土墙边上的橘子树,离开一群跟着她打闹的土狗和小伙伴们。
    她现在仅仅能想起她当时哭得上气不接下气,泪水不住地从眼眶里滚出又滑下,接着滚出又滑下。
    小时候,家里种这一片橘子树,若是到了秋日,她就天天跑到林里,看橘子皮一点一点从绿变黄,闻着一点一点馥郁起来的香气,把一瓣一瓣橘子塞进嘴里。牙齿轻轻咬下,猝不及防的酸酸甜甜迅速占据味蕾的时候,简直幸福到了极点!
    可是家里的橘子阿爹是要推到城里卖出个好价钱的,好改善家里的情况,给哥哥和小弟添件新衣,或是买些针线给娘缝补他们的衣服什么的。
    因为这橘子林,家里人开始叫她“橘妹儿”,后来全村都叫她“橘妹儿”,橘英着实不喜欢这个称呼。
    可她现在又喜欢了。
    城里没有亲切地眯着眼见了她喊她“橘妹儿”的老伯和邻家大哥,也没有早晨起来就得到的鸡鸣声和阿娘在黑乎乎的厨房里的忙碌声,没有哥哥早起打着哈欠给猪喂泔水的声音,更没有鸡窝鸭笼里放出的鸡鸭飞奔乱走的声音。
    太远了,太远了。她一路乘车,一路辗转,浑身上下累得像是被滚轮碾过,又要重新组装的零件一样。橘英简直无法想象,阿爹推车到城里去卖橘子有多累……
    橘英已经33岁,十几年未归家,她对这里已经陌生了。她并非衣锦还乡,也还没有到穷困潦倒的地步,她只是累了,乏了,鸟儿般想回窝了。
    橘英的学习成绩一直平庸,并非不努力,而是努力了也只能平庸。最后只能上了一个野鸡大学,让远在家乡的父母以及一直照顾她的姑姑深感失望。
    后来她就做了一个保姆,去年秋天她还为了挣钱又接了个照顾老人的活儿,老人家心善,不让她干重活,只是让她做些杂事之类的。
    老人的邻居知道老人爱吃橘子,特地送来一篮家里种的橘子,说是特别甜。
    家里没活儿时,老人躺在院子里的藤椅上,她坐在桌子旁的小椅子上给老人剥橘子。她心里隐隐有些不舒服,和老人谈话时,才知道老人的女儿远嫁国外,儿子儿媳在外地工作,有好几年没回过家了……
    她心里一抽,不知道想到了什么,眼珠和手轻轻地颤抖,手里剥了一半的橘子也滚到了地上,她忙把橘子捡起来,心疼道:“给浪费了,怪我不小心……”
    老人仿佛看出了什么,关切地问道:“怎么了?”
    她勉强冲老人笑道:“没事!就是这么想着,现在的孩子怎么这么不孝顺,也不知道回家看看,家里人该多想他们啊……”
    老人家看着她慢慢变红的眼睛,浑浊的眼睛仿佛变得清明了许多,“那你呢,孩子啊,你也有爹娘吧,怎么不回家呢?”
    “我,我家里离这里远……”
   “远怎么了?远也是你爹妈啊。”
    “对,远不是事儿,我有时间就回家。”她微哽咽道。
    老人不再看她,叹了口气:“唉,可怜,可怜父母心啊!”
    她犹豫了好久,才决定回家看看。
    看什么,求个心安还是为了橘子林?又或是为了阿爹阿娘?她不知道。她拖着沉重的仿佛灌了铅的脚往村里走。
    小孩子好奇地看着这个疲惫的阿姨,老人看着她满眼狐疑,橘英逃也似的往家里赶,这视线太尖锐,扎得她心口隐隐作痛。
    才摸到那久远的栅栏,就到阿爹阿娘在屋里谈话。
    “橘妹儿好久没回来啦?”
    “英子是好久没回来了,又十七年了吧。”
    “有十七年零三个月了。”
    “那么久?我很想她。”
    “是那么久了,橘妹儿还不想回来?”
    “橘妹儿该回来了啊。唉!”
    一瞬间,她泪如雨下。
    橘子林如今冒出了青绿萌动的新叶,吹来了一股翻涌的绿浪。
    故乡真的好远啊,远得让人忘记了自己还有个家。
    故乡真的好近啊,让思念她的人即使在远方,也像是在眼前。
(作者:佚名 )

上一篇:落叶知秋,踏叶听声

下一篇:故乡情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