落叶知秋,踏叶听声

时间:2019年03月28日信息来源:本站原创 点击: 【字体:

元氏县第一中学     1601班    史若冰
 
落叶知秋,踏叶听声
 
    春夏秋冬之季,美丽者甚番。自昔日来,朱自清吟《荷塘月色》,老舍忆《济南的冬天》,而世人皆爱春,诵春,赞春。予独爱秋之落叶翩飞而不乱,雨丝缠绵而不哀,荷雨,坐爱枫林,月夜萤飞,落露为霜,可珍悟而不可亵渎也。
    予谓夏,季之热情;冬,季之沉思;春,季之生机;秋,季之洒脱也。
    予爱秋,爱其洒脱,爱其静美,其因有二。一曰:落叶与枯蝶起舞。二曰:撑伞与残荷雨。二者相比,一更甚之。
    幼学读诗,小窗橱中,声铮铮然。曾数次读到与叶落有关的诗句:“洞庭始波,木叶微脱。”“秋风吹木叶,还似洞庭波。”“日暮风吹,叶落依枝。”还有那句“无边落木萧萧下,不尽长江滚滚来。”在舌尖流转,在心中微品,却还如囫囵吞枣一般,不知甚解。只感之美,却不知美之外。后读泰戈尔的“生如夏花之绚烂,死如秋叶之静美。”心中震然,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死呢?
    心微扰,情微启,初识。
    豆蔻之时,爱名人佳事,常拜读,闻一趣传:一众学子来看望已退恩师,入院,见叶落满庭院,生诧异,师本洁净之人,怎留这落叶满地,莫是无时,吾等帮之。便拿起放在一旁之扫帚,开始清扫。这时,先生来,见之,忙阻。生心疑,问之:“为何?”先生笑道:“叶落满院,踏叶声,人生之妙趣也。尔等了然。”读之,恍然大悟。方明了幼学时的懵懂,不禁折情于先生的高雅情致。叶落踏声,吾等差矣。
    心渐感,情渐思,深懂。
    碧玉年华,夜半读诗书。昏黄灯光下,茶香缭绕,手挽书一卷。丹唇微启,字字珠玑:“银烛秋光冷画屏,轻罗小扇扑流萤。”摇首笑言:“小女儿姿态也。”随书闲翻,又见:“爱秋来时那些:和露下个黄花,带霜烹紫蟹,煮酒烧红叶。”顿首蹙眉曰:“描秋之妙趣,情意甚佳,但秋韵差矣。”忽风吹声动,书随风卷,忙去关窗,回见,书停《秋声赋》凝神静心细读:“初淅沥以萧飒,忽奔腾而澎湃,如波涛夜惊,风雨骤至,其触于物也,枞枞铮铮,金铁皆鸣;又如赴敌之兵,衔枚疾走,不闻号令,但闻人马之行声。”景随字现,心神旷然,大呼:“此秋之韵也,秋之妙也。”心随意动。欣然起行,念无与乐者,遂寻友人。相与林中,唯见月光如洗,落叶翩然,脚踏沙沙作响,耳飒飒成韵,一沙一飒,似歌亦屈。豁然开朗,心澄明静,与友人一起闲庭信步,伴秋声为奏。相别已久,相见话无尽,可相见时难别亦难啊!千言万语,惟化作一句:“安好。”彼之心安,乃此心安也。
    相别后,伫立林中,情随景起,心生悸动,不禁感言:“此情此景,此生绝矣。”
    心深知,情深感,明了。
    秋之意,秋之趣,秋之韵,寻寻觅觅终得之。
    幼学时,知秋意;豆蔻时,得秋趣;碧玉时,感秋韵。回想此番,感触甚矣。学识之深浅,不同时便有不同悟。如予悟秋:幼学为孟,悟之朦胧;豆蔻为仲,悟之表浅;碧玉为季,悟之透彻。人生亦如,不同时便有不同事,正如王国维所言:古之成大事也,大学问者,必经过三种之境界:“昨夜西风凋碧树,独上高楼,望尽天涯路。”此第一境界也。“衣带渐宽终不悔,为伊消得人憔悴”此第二境界也。“众里寻他千百度,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”此第三境界也。
    诸生!没有经历人间的沉沉浮浮,也没有将自己作为璞玉细细雕琢,亦没有三更灯火五更鸡的沉淀,怎能成大事呢?古之成大事者,不唯有超世之才,亦必有坚韧不拔之志。不经一番寒彻骨,怎得梅花扑鼻香!
    诸生!吾等之年华,正值寒窗苦读之时,应两耳不闻窗外事,一心只读圣贤书。正如杜秋娘的劝诫之言,今予心与杜心同,转寄之:“劝君莫惜金缕衣,劝君惜取少年时。花开堪折直须折,莫待无花空折枝。”
(作者:佚名 )